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球博览 > 假如特朗普败选,11项诉讼正在等待他
假如特朗普败选,11项诉讼正在等待他
发表日期:2020-11-11 23:24|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假如特朗普败选,11项诉讼正在等待他

还有三天,大选日越来越近,现任白宫的主人也处在多重阴影之中。

这次选举对特朗普总统的重要性,远不止于他是否继续留在白宫。

担任美国最高职位,使特朗普有效地免受联邦刑事起诉,并赋予他广泛的权力以阻挠针对他和他的企业的诉讼。

一旦他再次成为普通公民,这一切都将改变。

《彭博社》的这篇文章细数了特朗普如果败选将面临的法律威胁。文章的原标题是《起诉特朗普》,而在副标题里,彭博社说,等待特朗普的将是“大(big)”法律威胁。

“他作为白宫占领者的任何避难所都会消失,”经常批评特朗普的哈佛大学宪法学教授劳伦斯·特赖布(Laurence Tribe)说。“他利用法官们的尊重来施加影响的能力也都将荡然无存。”

假如特朗普败选,11项诉讼正在等待他

对特朗普的联邦起诉将是一枚政治炸弹,而乔·拜登(Joe Biden)总统可能会选择不引爆它。但新一届政府可能会决定重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对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的调查,或者对《纽约时报》在最近一份调查报道中披露的可疑的减税项目对其展开新的调查。特朗普还面临着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的积极调查,可能遭致州刑事指控。

还有就是诉讼。特朗普在上任之前就以诉讼著称,他利用总统的权力撤销了许多针对他的案件,并经常动用司法部的权力。即使是现在,政府仍在试图介入一桩诉讼,一名在此前指控他强奸的女性被他称为骗子,她由此对他提起诽谤诉讼。

白宫没有对特朗普面临的法律威胁发表评论。他的私人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没有回复置评请求。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的律师艾伦·加藤(Alan Garten)也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以下是特朗普面临的主要法律威胁,以及11月败选将会对其产生的影响。

1. 妨碍司法

目前如此:

穆勒报告详述了特朗普可能妨碍司法公正的诸多情节,包括他建议前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放弃对他短暂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的调查,他随后解雇科米,他自己努力解雇特别顾问,以及他多次公开劝告证人不合作的言论。但穆勒团队没有建议提出刑事指控,而是在报告中援引了司法部的官方立场,即不能起诉现任总统。特朗普否认妨碍司法,称整个穆勒调查是 “骗局”。

而如果特朗普败选:

禁止起诉总统的规定将不再适用,理论上,拜登的司法部可以自由重启妨碍司法调查,对特朗普提出指控。但起诉前总统会引起政治动荡。特朗普还曾暗示他可以赦免自己,这一举动可能会导致数年的额外诉讼。即使联邦检察官决定采取行动,他们也将面临实际障碍。穆勒团队的首席检察官之一安德鲁·魏斯曼(Andrew Weissmann)表示,调查的最终报告列出了特朗普妨碍司法的 “充分证据”。但他承认,新任司法部长可能会想要更多。“你可以想象有人会说:‘大陪审团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吗?我们要把人关起来吗?这样我们就能确切地知道他们会说什么,就会知道我们会拿什么去找陪审团。”

假如特朗普败选,11项诉讼正在等待他

2. 竞选财务违规

目前如此:

2018年,特朗普的长期私人律师和掮客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在承认违反竞选财务规定后,被判三年多监禁。他在2016年大选前向声称与特朗普有性关系的成人电影女演员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支付了封口费,科恩说,在立案文件中被列为“个人”的特朗普指示支付这笔钱。检察官说,这笔钱构成了非法竞选财务。《国家询问报》的出版商美国媒体公司(American Media Inc.)及其当时的董事长戴维·佩克(David Pecker)也承认与科恩和特朗普竞选团队合作,扼杀了对这位候选人产生破坏性的报道,并于2018年与政府达成不起诉协议。特朗普没有被起诉,他也否认违反了任何竞选财务法。

而如果特朗普败选:

尽管联邦检察官从未解释过为什么没有以与科恩相同的罪名起诉特朗普,但司法部反对起诉在任总统的政策可能是一个因素。拜登就任总统后,这一障碍将被消除,但妨碍司法案所需要进行的复杂政治考量同样适用于本案。前纽约联邦检察官哈里·桑迪克(Harry Sandick)表示,政府还必须认真审视它要依赖的证人。“如果你是政府,你会认为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是一个足够可信的证人,可以此为依据立案吗?这一直是个问题。”

3. 联邦税务

目前如此:

9月27日,《纽约时报》揭开了特朗普保守最严的秘密之一:他的税收。在一份基于其20年税收数据的长篇调查报告中,《纽约时报》透露,特朗普声称的惊人亏损使他在2016年只缴纳了750美元的所得税,而他长期以来承认的审计与他声称的7300万美元退税有关。总统的几项扣减让税务专家扬起了眉毛,他们说,这些扣减可以作为税务欺诈起诉的根据。其中包括特朗普在参演《学徒》(The Apprentice)节目期间的7万美元发型费扣减,以及模糊冲抵了约2600万美元的“咨询费”,其中近75万美元似乎是付给了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当时她是特朗普公司的全职高管。特朗普称《纽约时报》的报道是“假新闻”,但也指控该报非法获取他的税务记录。

而如果特朗普败选:

任何基于总统税收的刑事指控,都将取决于检察官能否证明他蓄意欺骗政府。这很难证明。前美国国税局审计员迈克尔·沙利文说:“他们需要在文件或电子邮件中表明这一点。现实是,我不知道这一点能否得到证明。”即使没有遭到刑事指控,特朗普也可能会被国税局就认定的其所欠任何税款起诉。但辛格莱瓦克(SingerLewak)会计事务所的合伙人马克·库克(Mark Cook)认为,7万美元的美发税务减免可能太小,不会引起有关机构的兴趣。

4. 纽约州税务

目前如此:

特朗普反对曼哈顿地区检察官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大陪审团要求他提供八年的税收和财务记录的传票,一直上诉到最高法院。今年7月,最高法院驳回了特朗普对国家刑事调查绝对豁免权的要求。特朗普继续以其他理由反对传票,但焦点转移到万斯实际调查的内容上。一开始,地方检察官表示,他正在调查特朗普的公司是否试图隐瞒斯托米·丹尼尔斯的付款,但他的办公室最近表示,正在对可能的银行或税务欺诈进行更广泛的调查。

而如果特朗普败选: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